星期六, 7月 22, 2006

太快了

  昨天去了書展,回程時,偶爾下,坐上了並不熟悉的渡輪。
  坐波輪的感覺並不如甚麼麗星郵輪一樣,有冷氣,有軟座,自助餐廳甚麼的;它甚麼也沒,只有幾張長木櫈;然而,短短不足十分鐘的船程,腦子一片空白,身軀跟靈魂都跟著海浪高低起伏而忽高忽低,聽著浪聲噗茲,彷彿與萬化冥合;想到從前,人們渡海上班,每天都啃著一個菠蘿包,衝著八時多的那班船,趕到對面海上班,坐在船上跌蕩,好讓自己冷靜十分鐘,以迎接當天工作,而黃昏時,人們坐船回家,彷彿回到大地之母的搖籃上,好等自己休息一下,以消化當天的辛勞與壓力。
  如今人們不再只為渡海而渡海,他們更為爭取時間而渡海;隨著他們的需要,海底隧道開通,地鐵出現,人們都選擇了其他更快的交通工具;舊的需要滿足了,新的需要總會陸續有來,這亦是個無限循環。也許他們再沒有閑情逸致坐渡輪了,但每天生活步伐這麼急,我們還有消化和冷靜的時間嗎?

******************** ********************

0 個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