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, 1月 25, 2008

生疏

  放下良久,略感生疏,不是技法,而是感覺;並沒想到竟會贏得如此俐落,並不想狠下心腸,衹是,抑壓不住凌辱的快慰。對奕者其實沒奱,到底,是我強了,也許,是他弱了;不知道,或者是他不在狀態,衹知道,知道我在精神亢奮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 ********************

0 個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