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2月 25, 2007

廣州自由行

  本來約了肥周他們星期三四去廣州,不過成說星期四要拜山,那麼便順延到星期五早上出發。
  可是,星期四晚上,成又說星期五要去替別人修電腦,然而,他跟肥周的討論整晚也未有定案,只好星期五早上延遲出發,讓他倆再談;最後,還是我和肥周先行出發,比原定九時晚了三小時。
  二時多到達廣州東站,在車站旁找了一家景星酒店,不貴,三百八十元一間商務房,唯不料要先繳按金八百;租了酒店,終於開始行程。
  下去截了的士去長隆,然而司機開大口喊一百,算了,不知價,還是硬着頭皮成交了。不過去到發現不是動物園,便只好沿路牌走過去。花了大半個小時跑到過去,誰不知四時已經停止售票,而當時卻是四時半……
  唉!真是灰了,都怪出發遲了。之後和肥周一起踱過去大石地鐵站;第一次在廣州乘地鐵,跟香港地鐵站差不多,只是票有點特別,是一個塑膠代幣,用法跟八達通差不多,不過出閘就須要投入代幣。大陸人就真是吝嗇,連拍張照都不行,在地鐵站只是拿出相機,便跑出一個惡女人職完來要嚇唬甚麼的,嘰哩咕嚕幾句,臭屁一陣陣,入閘好了。

  去了烈士陵園,沒甚麼新奇的東西,只是遺址而已,不過,有些亭的牌扁上的字是由左自右寫的,足以考出所歷風雨之長短,右至左的寫法,並不是所有中国人都知悉。天氣不好,而且黑得很快,拍不到甚麼好照,唉……
  期間,不斷撥電話給成,不過都沒人接聽。之後乘地鐵到中山紀念堂,不過在園外繞着走了一圈,好像都沒有開門,「喔噢」;正要坐地鐵回酒店,發現了一張有趣的張貼:

  「敬告」?立即問肥周「简体字」的「警」是「警」還是「敬」,他也不清楚,不過中国警察還是寫作警察,那麼「敬告」是甚麼意思呢?就真是無從考究了;好歹,這個是一個創新的字詞。
  地鐵上,終於聯絡到成了,修電腦修到要組新電腦,怎麼搞的?明明是約定好的嘛!回到酒店坐了一會,替肥周的電話充電後,終於可以吃晚飯了。半路,收到成的電話說不來了,算了,找機會請吃飯贖罪吧!
  拖到十時,很多店舖都關了,嗯,沒辦法,只想到「沙縣」,帶肥周坐的士到华文学院對面嘗一嘗去。兩碟炒麪、一碟炸餃和一碟炸飩餛,才二十塊,不過,飽過頭了……

  步回酒店消化一下,之後浸一下浴缸,再決定明天一定要去動物園!
  第二天起來,整個人還是不太精神,大概是前一晚玩遊戲機玩得太晚了,而肥周好像有點消化不良了,都不去吃酒店的早餐了。待到房間的DVD機到十一時半,便開始準備退房了。不過,用來作準的大堂的鐘,卻慢了半個小時(已證實是我們房間的DVD機快了),真是無奈。
  本來還打算今了去動物園,不過因為下雨,而改了行程。帶肥周去嘗一下蘭州拉麪,便出發了。先再到中山紀念堂去,展出文物的地方又是不允許拍照的,能拍的地方只有外面的古樹和禮堂而已,同樣天氣不好,手感又差,沒拍出甚麼好照片。之後,坐地鐵去了那個西漢越王博物館;整個館都不准拍攝,不過我借用了肥周的「掌」機──相機,冒生命危險偷拍了幾相。不少出土文物展出,然而也有些可能是偃品當真品展出;可以進漢墓遺址參觀,不過人太多,拍不到好相片;展示箱並沒有採用低反光玻璃,不但偷拍很難,就連用肉眼觀看也嫌反光太厲害了。
  由於體力不支,沒有去越秀公園便乘地鐵回東站了。不料,人太多,要待兩個小時才有火車到深圳去,早知,便遲些才退酒店房吧。趁有些時間,在電話亭撥了一個長途電話給成,約他晚上吃火鍋去;有點無奈的,明明電話上寫着,撥往香港,一元一分鐘,然而,才接通電話,便只餘四十秒,最無話可說的,是才倒數到三十秒,便十、九、八……真是有病沒有?連未上學的小孩都該知道一至一百怎麼數吧!
  晚上回到香港,回家放下行李,終於去買了手機,是Motorola的Motorokr E6,索價二千八百五十元,比市價便宜了一百元,送一張1GB 66x SD card、一個矽膠套、多一粒電、多一支筆、多一個電池充電器和兩件雞肋──匙扣和手帶,而手機功能不錯,用Moto Linux的,雖然坊間軟件較少,但內置的也不錯(詳情按此),勝在有The Sims 2,呵呵,多番測試後,便成交了。
  之後,成請吃火鍋;這一旦成為我們間的規範,相信可以杜絕成為「紙飛機」現象,起碼即使遲到,也不敢不到;哈哈!成,這頓多謝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 ********************

0 個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