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2月 11, 2007

洗耳

  洗臉、洗腳、洗牙也聽得多了,洗耳你又聽過沒有?上星期四去見醫生,讓他檢查一下耳洞,嗯,「耳屎」還沒有出來,給了藥水我回家滴,順手收了八十元。
  滴藥水的感覺真是難以言喻,重重的四滴藥水壓在耳膜之上,周圍都沒有聲音,只感覺到血管在「砰卜」,隨着我呼吸起伏,耳內的藥水跟着流動,有點癢,聽覺在短短二十分鐘裏消失又重現;啊!
  今早,再去見醫生,正式替我洗耳。檯上全副武裝,針筒、膠盤和鉗子,先用針筒把水狠狠的灌進耳道來,彷彿是甚麼東西強行塞入陰道亂竄,然後,一些溫暖的感覺,正往孔外流走,再來,是冰冷的金屬在入面亂挖,除了沒有為我帶來生理或心理上的快感外,一切似是在耳內進行的流產手術。
  之後,再開了一些消炎藥給我,又多收了三百元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 ********************

0 個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