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9月 06, 2006

過招!

  也許是連續兩天都打羽毛球吧,手有點酸;也許是休息不夠吧,體力好像就跟漏出去的水一樣,實在發揮不到表演。現在窮的地步有點兒過分,連午飯吃個豬仔包也沒錢,只好待晚上一餐補兩餐。晚上,跟老爸捉棋,然而,我的思維能力和智力跟精神和體力也是掛鉤的,竟然打成均勢;彷彿是兩個俠客在激戰:忽然,對手一刀砍來,狂風掃落葉般,劈腿、撩陰,招招獨辣,非奪我命不可;而在電光火石間,一撥一挑,化險為夷。對方勢成水火,奇招百出,拆招卸力,而一道道的劍氣、內功,早就讓衣服如飄下的楓葉一樣四散地上,露出佈滿刀傷劍痕的胸膛;偶爾間,他一刀砍去了我的右腿,然而,我的劍也割破了他的喉嚨。大戰結束了,獨個躺左北風嘯嘯的無邊原野上輾轉;欣賞自己那是最完美的淌血身驅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 ********************

2 個留言:

poonwinghang 提到...

連打兩日你當然痛啦
我試過半年無踢過波,踢左兩個鐘痛左成個星期

Tempo 提到...

但那都只是我缺乏運動所致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