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10月 01, 2006

新對手

  開學良久了,象棋丟下也漸久了,略感生疏,兩位阿龍跟人狼跟本是毫無還擊之力,而阿然又悄然在外面租屋去,正愁沒對手之際,竟又殺出了班長大人,呵!正好解我心癢。
  跟他對局,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;他的實力並不很高,然而總是勝得十分吃力。他彷彿是一個巫女,利用她的巫術,在我腦海中製造出一連串幻象:她緩緩地,用那玉滑的手,輕撥開那件道袍,露出了皎白的肩膀跟那白色的肚兜,然後用她纖幼的手指撫着我的性器;當肉體上感到無比的興奮之際,卻突然把我的睪丸捏破了;隨即,輾轉在地上,沉溺在一片哀鳴之中。
  繼而,她也發出了沙啞的淫笑,正當她正享受虐待的性奮,忽然在她的陰道內傳內一陣撕裂的痛……巫女,是處女;破了處的巫女,還是巫女嗎?也許,她並不知道,其實,我是巫師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 ********************

4 個留言:

Roy 提到...

又是吐糟的時候 XD
- 巫女不會巫術
- 巫女不是穿道袍而是穿巫女服
- 巫女不穿肚兜
中國有巫女嗎? 顯然的就只有日本有。
以上! XD

Tempo 提到...

就是因為中國無,才幻想一個出來;因為入鄉要隨俗,所以要寫上肚兜和道袍,而相傳西洋巫女是譜巫術的,還是她們是叫女巫?

Roy 提到...

>相傳西洋巫女是譜巫術的,還是她們是叫女巫?
沒錯就是叫女巫

Tempo 提到...

噢!把名字弄錯了......不過沒所謂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