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8月 13, 2006

籃球,象棋。

  這幾天都很早爬起來,去打羽毛球;精神和體力的復原好像有點強差人意,也許是這個暑假少運動吧。今天,還是硬著頭皮上,去了打籃球。不知怎地,右手手臂的肌肉都拉得很緊,發力有點困難;加上,三十度以上的高溫,早就把我蒸得不想動了。和別人鬥沒,在毫無默契的情況下,竟然也有還擊之力,真是奇蹟;加上,這年來,我都沒怎麼打過籃球了,連控球時,球竟然會自己滾了去,我還可以說甚麼?
  下午回家,洗完澡,看了會電視,便去睡了。睡了很久,一直睡到晚上;但好像跟沒睡過不差太遠,有點頭痛,可能是睡眠不足吧?新陳待謝正慢得可憐。跟老爸捉棋,不知是我強了,還是怎麼樣;總是不用太用心,便把他了結了,呵呵,我那一對馬子,越來越靈敏了,加以雙車,上下其手,撥草尋蛇,左撩右撫,像對一個柔弱女孩,替她逐件解下衣裳,然後向她最隱秘幽幽的胴體不自控的吻下去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 ********************

2 個留言:

Lung 提到...

你越來越變態了@@

Tempo 提到...

還稱不上是變態,只是有點失控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