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7月 14, 2007

夜貓

──不是不想睡,而是實在沒法睡。
  考試這星期正式開始,室友開始通宵溫書;然而,四人一房,努力的就衹一人。燈,依然開着;想睡的,唯我一人。獨個躺在牀上,太刺眼,輾轉,不能安睡。難得明天放假,卻不能早睡。大概,大腦已經適應了這個生理時鐘。
  心深處,且無奈,復無聊;來自香港的MSN聲音逐漸遠去,然而,我,仍被隔絕在夢鄉以外。
  宿舍大門被鐵鍊重重綑着,隔璃凝視漆黑的單行車道,想散步?有點妄然。環看宿舍四周,只見某層走廊數盞仍然點着的暮燈,偶爾,發現一兩家仍然點燈的同學,他們在做甚麼呢?
  推開了天臺那道被我踢壞的門,望着拱北的天空,看不到霓虹閃爍;澳門毗鄰,聽不到繁華的喧雜。良久,天空泛起了一片紫藍,不其然的一個呵欠,驅使我回到房中,原來,燈,早關了;人,也睡了。
  似乎,被撇下的,只有我而已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 ********************

0 個留言: